销魂美女图库

返回首頁 企業郵箱

昔日動態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昔日動態

北秋?北樹

文章來源: 销魂性感美女图片    發布時間: 2017/12/12 20:19:46    點擊次數: 0

秋天,在毛澤東看來不僅是“萬山紅遍,層林盡染,漫江碧透”,也有“鷹擊長空,魚翔淺底”,他這是長沙之秋,南方的秋天;而到了郁達夫這里,秋天便是“來得清,來得靜,來得悲涼”了,這便是北方的秋天。當然,境由心生,同為北方之秋,在老舍的《濟南的秋天》里,說的是“上帝將秋天全部賜給了濟南”,那面對青島的秋天,我是慶幸還是悲哀?雖說秋天全部給了濟南,那青島和濟南也不過相差三個小時車程,是否青島也能夠有那么詩境的秋呢?轉念一想,老舍先生是在青島度過了幾個秋天的,可偏偏只寫了濟南的秋,那到底還是濟南的秋色更勝一籌?這樣一來,面對青島的秋天,我是迷迷茫茫不知然,卻又慌慌張的想看清它的全部。

最先讓我意識到青島秋天到來的是那生長在廣袤而神秘的原野上的楓樹,在北方絢爛和純粹的色彩中最為惹眼。這所謂寂寥悲涼的秋天是它一年中最美麗的時刻,它像是著魔了一般,一夜之間,滿樹從葉子根部到葉尖,都染上了紅色。這是我從未見過的紅色,像是蓋頭下新娘嘴唇上染的朱脂,熱情澎湃;更像是延安寶塔山上那鐮刀錘頭旗的血紅,豪邁激越。若不是來了這北方,縱使有兩個腦袋,我也想象不出這種浩瀚。

一葉落而天下秋。被凌厲秋風最先帶走的是銀杏葉子,一片兩片,像是在最美好年華里斷魂的金蝴蝶,飄飄蕩蕩的落到黑沉沉泥土里。慢慢的,金蝴蝶越來越多,在空中你追我趕,像是預示了自己的隕滅似的,急不可耐的要脫離棕黑色的樹枝,一層一層的給北方的大地蓋上金黃的毯子。隨手一拾,便是一撮金黃在手,捏著已經干枯的葉莖,像是一把寬大的蒲扇,葉片頂端還有一層像是褶皺裙角的大波浪,手指一轉,這個黃透的葉子便化身美麗的芭蕾舞者了。若是能有一間大屋子,我定會將這滿地的金黃葉子全部帶走,因為每一片都是獨具特色的,都是秋天鬼斧神刀的作品。

還有那棗樹,由北方低矮的圍墻上探出頭來,細小而橢圓的葉還是鮮綠色的,但還是掩蓋不了葉子下油光而鮮亮的棗子的光芒。陽光一照,閃閃爍爍,像是緊挨著的紅褐色“瑪瑙”。紅褐色的棗子、青綠的葉子,暗黑色的枝椏,整顆棗樹看起來和藹可親,在夕陽的余暉里,閃著霞光碧彩。當然,這份可愛大多來自那一串串棗。人們把棗子連著葉子摘下,帶著清香在集市里販賣,這些家棗子果皮薄,果肉厚而質細,一口下去,酥脆而多汁,香甜而可口,真讓人愛不釋手,一口氣能吃好幾個哩!

這就是北方秋天的奇妙,光是秋樹就已經可以讓你感受到蕭蕭然的凄涼,蒼白而粗獷的遼闊、雄壯而熱烈的豪邁,以及豐收的喜悅和溫暖。